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冬瓜炒虾仁的做法 >> 正文

【花妖】逃不掉命运的齿轮(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待物是人非时,泪落满座城;来年花开花谢,人去楼空。

——题记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二十一岁的宋晨听着电视里的对白,泪水掠过脸颊滑落在冰冷的手上。是啊,但愿不离不弃。

第一次听到许文的名字的时候,一直以为他是个女生,可一听刚刚说完到的人发出的是男音时,她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一眼。他坐在她前面。那时,他十九岁,她十八岁,许文是男生中最高的,坐在后面,宋晨却是因为成绩是最差的坏学生,所以才坐最后一排,当然也是班花。高个子的许文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却不是最帅的那个。他的名字很象女生不仅如此,他长得也很清秀,少了男生该有的阳刚,宋晨心中冒出个词汇却是“娘娘腔”。

宋晨其实以前并不漂亮。她老妈都不说她漂亮,只说当年生她时属于难产,原因就是她很大。不过她母亲给了一张类似自己的皮肤给她。撇开超大的她不谈,她的皮肤的确很好看,和苹果有一比。长大后的宋晨听到很多赞美,十八岁的她已然成为一个窈窕淑女,当然少不了一群追求者。虽然被很多人爱慕着,她却并不开心,而她亦没对谁上过心。其中追她的就少不了那个拉小提琴的男生,名字叫安瑾。学校的每年晚会上都少不了他的影子。总而言之是可以被归类为“花样美少年”的家伙。安瑾每次都会带自己做的盒饭给宋晨,而宋晨就是不要钱的东西,不吃白不吃。但并不是这样就可以让她动心的,宋晨心肠如铁。

直到在走廊上她被许文不小心撞倒,他们一起摔落在地上,她躺在他的怀里的那一刻。她变了。她不知道的是另一个人也变了。宋晨习惯性的低头听歌,那样很安静,而就因为如此才没看清对面那个被作业本堆的看不清头的许文,同样许文也并没有看到对面的她走来。如同想象中一样,他们以暧昧的姿势华丽摔倒,直到两颗心快飞迸出来为止。他们不知此时彼此都已交心。作业本撒满一地,两人互相道歉,却又尴尬相忘。脸红的许文趁着宋晨发呆是赶紧逃离,只是他不知那张脸红的样貌早已被宋晨看清,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嘴角正微微上扬,仿佛刚刚的跌倒只是梦。你的擦肩而过留下的只是背影……

【不知道的是你不懂】

“宋晨做我女朋友好吗?”一脸羞涩的安瑾认真的对着面前带着耳机一副事不关己的女生。周围的人全都围观一起议论纷纷,但都希望他们在一起,毕竟男才女貌才绝配,一个是花样美男一个是班花。大家都深吸气等待宋晨的回答,刚开口准备拒绝,但看到许文不徐不慢的走过来时她答应了,而且很大声的说:“安瑾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似乎故意要让某人听到一样。许文停下脚步意味深长的看着宋晨,最后一个人独自离开。此时的宋晨紧握拳头看着许文离开的背影,莫名的心痛,而安瑾则兴奋的走到她旁边并对围观的人大声说:“她答应了!”

宋晨回过神来不理会周围的气氛,自顾自暇的向天台走去,她要静静。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刚刚明明是要拒绝的可一看到许文时她却改口了,就是想看看他的表情,难道自己……脑海中浮现着喜欢二字。那是让她害怕的字眼,她认定了天下男儿皆薄情,比如她那没有一丝情感的爸爸,在她还在妈妈肚子里时爸爸就出轨了,当她慢慢长大时她看到妈妈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泣,而回家的爸爸却一身酒味,甚至是发酒疯,从那时她就恨死了那个所谓的爸爸,所以才养成了她的铁石心肠。直到她十五岁那年她的父母终于离婚了,而她的妈妈也解脱了,可是他们却都丢掉了她,只是每个月寄点生活费,其实她并不恨她的妈妈,如果没有她也许她妈妈早就离开了,由于青春期并没人照看,她所以她越发的叛逆……

【倘若只是过客】

她极度害怕黑夜,她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她总想把自己锁在一个盒子里,因为她说那样她很有安全感。其实她并不是人们说得那样坚强,她也是需要呵护的,坚强只不过是她伪装的一面。自从宋晨答应了安瑾做他女朋友之后,他更是整日黏着宋晨,而同学们更是羡慕他们,只有一个人整天忙的不见踪影。许文每次看到他们都会避开,在宋晨看来却很气愤,她明白自己终究还是喜欢上他了。

他们相约在池塘边,正准备开口的宋晨这时手机却响了,听不出是谁的电话,但许文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不好的事发生了,而一旁的宋晨哭着对电话喊到:“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声音越来越激烈,最后直到无力呻吟的挂上电话,许文走过去安静的搂过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上。宋晨抬头疑惑的看着他,慢慢的说:“陪我去趟医院吧!”许文楞住了,不过还是什么都没问的陪她一起走,而他们离开的背影恰好被安瑾看见,他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

在医院里宋晨冲进病房,扑倒在床边,嘶哑的哭喊:“妈,你醒来啊,女儿知道你睡着了,快醒来啊,女儿来看你了。”这时的许文才明白刚刚的她为何会如此。宋晨看到床上的人还是纹丝不动继续说着:“妈,你不是说过要看着女儿出嫁吗?你不是答应过我不能丢下女儿吗?妈,女儿不能没有你。”满脸泪水的宋晨似乎被抽走了灵魂一样无力的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生机,许文心痛的抱着她坐在椅子上安慰的说:“宋晨,你不是一向挺坚强的吗?坚强点,人死不能复生,你的妈妈不在了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都不会让你孤单的一个人。”这时的宋晨才有了反应,她紧紧的抱着许文:“对,我还有你,还好你还在!”安抚好宋晨的情绪后便向医生了解了情况,原来是宋晨的妈妈所乘坐的一辆火车突然脱离轨道,不幸身亡六个,受重伤23个,而宋晨的妈妈由于失血过多,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停止心跳了。手机里的家属号码也只有宝贝女儿这一个,所以便打了电话通知宋晨。宋晨哭得体力不支的倒在许文的肩膀上,“你真的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知道吗?我妈妈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可是她却离开我了,除了你我没有可以依赖的人了。”许文此刻不知是感动还是心痛:“你还有我,我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都不会的。”在转角处的安瑾收住了腿,看着两人的影子,他释然的笑了,随即一声不响的走了出去。

【安瑾的番外】

遇见她,是我最美的意外!初见你是在校园庆晚会上,她将一首张惠妹的解脱演绎的淋漓尽致,台下的观众都为她着迷,也是从那时我的心开始卟嗵的乱跳,头一次为自己是校草而感到庆幸,相信自己可以很快的追上她。终于在我告白的那天她答应时我不知道有多高兴,我一个在傻傻的兴奋她却丢下了我,那种背影分明是失望哀伤的,我才明白,原来她并不在乎我。一直不知道她在乎的男生是谁,直到那天她和那个人肩并肩的离开,我才发现自己他们是如此的般配,而自己只是一个过路人,永远都走不进她的世界,看到他们走的如此匆忙,我的好奇心使我跟上他们的脚步,因为我不想放弃她,我相信自己也可以走进她的世界的。他们一起来到的地方居然是医院,我很小心的跟在他们背后,而他们的对话我也一丝不漏的听进来了,看着他们相偎在一起,我永远都跟不上她的脚步,而她也是我无法到达的边界喜欢一个人不一定就是拥有她,只要看着她幸福就好了。所以我决定离开她,或许这样自己才能忘记她。再见吧,希望你可以很幸福的!

【谁为花儿笑】

传说校草安瑾退学了,传说安瑾和宋晨分手了,还传说宋晨和许文在一起了。学校每天都在聊这些话题,不过似乎男女主角并不理睬。下午的时光总是过的很惬意,而安静的公园就是情侣常呆的地方,她懒散的躺在椅子上,头随意的放在他的腿上,许文眼神宠溺的安抚她的秀发说:小晨,马上我就要回景山的老家了,只是回家看看,我会很快赶回来的。对了,听说你喜欢茉莉花,景山那里的茉莉花快开了,很好看的。宋晨又想起前不久刚办完丧礼的妈妈:茉莉花?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一朵花,她说,茉莉花带着淡淡的清香,高贵而不失优雅,有着一个女子该有的姿态。

【一个人的独角戏】

许文离开多久了?好像才一天吧,可是不知为何宋晨居然会这么想念他,而在他离开的这天里她莫名的心慌,害怕他会出什么事。

半夜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夜的幽静也同时惊醒的宋晨,她心突然的提起来,用颤抖的手缓缓接过手机,又是一阵冰凉更是一场梦噩,电话里的人对她说,许文乘坐的客车发生一起车祸,送进医院由于抢救无效而去世。宋晨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甚至来不及换睡衣便直接充了出去。

被血肉模糊的脸颊,面目不清的许文安静的躺在床上,又是一样的梦噩,又是一样的地方,重复太多的事早已把宋晨伤的麻木不仁了,她瘫坐在地上,看着许文手上那朵白色茉莉花苞,蓦然走向许文,不断的摇晃他的身子:你这个骗子,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可你最终还是和妈妈一样离开了我,你们都是骗子……她哭了,哭的泪都干了,她没有眼泪了,泪水抽离了她的身心,原来最终还是她一个来演绎这本该是两个人的戏。

【物是人非花已谢】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宋晨想着过去的种种,她心好累,累了整整四年,看着窗台上的茉莉花,迎风而飘,花还在却失去了原有的灵魂,不再如此的优雅高贵了,经历了花开花败,沧海桑田,有些事情终究还是成为一生不敢想的伤痛。

癫痫病遗传有规律的吗
小儿癫痫病能彻底治愈吗
山西最好的癫痫医

友情链接:

杯弓市虎网 | 静电喷涂技术 | 洪恩识字神童 | 怀仁事业单位招聘 | 必胜韩国综艺 | 歌之王现场版 | 极速酷客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