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宫雪花杨贵妃 >> 正文

【故事会·文摘版】五角钱改变了命运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三十年多前,在广褒的祖国大地上,发生了一件震撼世人的大事:就是全国恢复统一高考。凡是经历过这次高考的人,无论成败,都把这次高考看得很重。成功者可以从此改变了命运,失败者亦不足惜。这次十年不遇的机遇,对谁都是公平的。对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久旱逢甘霖,谁肯轻易放过?对土生土长的我来说,更是视作天上掉下根救命草。

我本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但我不甘心像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日子,尽管我知道高中毕业摆在面前的路——那就是种地。可我还是拼命地学呀学,期盼着将来有一天能用得上,起码要对得起父母。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患有气管炎,经常半夜憋得昏过去。后来父亲又得了肺浓疡,住院做过手术,因无钱彻底治愈,日渐失去劳动能力。母亲成了四口之家的顶梁柱,白天像男劳力一样下地劳动,晚上纺棉花到深夜……每当我半夜醒来总能看到母亲满身花絮。我14岁那年,母亲因不堪生活重负患了精神分裂症,疯疯癫癫,夜不归宿。我和弟弟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找娘。生活无依无靠,日子异常艰难。我好容易熬到1975年高中毕业,回家当了社员,从此家里有了挣工分的劳动力,生活才有所好转。

我整天与泥水打交道,但我不甘心,利用劳动间隙在田间地头坚持笔耕不辍。每当大队的广播喇叭里播出和着自己的汗水写就的稿件时,心里总觉得暖洋洋的。这是展现自己的惟一办法,就这样大队干部和农业学大寨工作队很快就知道了我。

三夏刚过,大队党支部就安排我扫盲,我当了民师,半脱产。我利用晚上时间按要求保质保量在规定时间内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并一举夺得烟台地区(当时即墨县属于烟台专区)第一名,由区委书记王庆春亲自授锦旗一面为大队争了光,我一炮打响。

后来我接连完成了大队党支部交给我的各项工作任务,赢得了领导的不断好评。1976年,被调到大队担任了大队会计、贫协副主任和团支部副书记三个职务,全脱了产,并成了重点入党纳新对象和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候选人,安排前往即墨党校学习。

22岁的我,青云直上,看见了曙光!

但意想不到的是“惟成分论”却给了我迎头一棒,将一个个美好的理想彻底粉碎。因姨父是地主成分,因社会关系问题复杂而搁浅,我跟着“沾了光”。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一度陷入极度痛苦之中。

入党搁浅,当兵也不符合条件。

我同时遭受着双重打击,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无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好心的人们怕我出问题,好言安慰我,开导我,我只觉得心头冰冷冰冷。

正当我处于最低谷时,恢复高考的喜讯传来,我又重新振作起来。我顶着压力和嘲笑。向邻居借了5角钱毅然决然报了名,这可是老天赐予我的一根救命稻草啊!

正值农业学大寨运动高潮时,修水库、挖平塘、大搞农田基本建设蔚然成风,我白天忙得不可开交,夜深人静时我坐在冰冷的四间空房子里,房子没有窗户纸没有炉子没有电灯,冰凉的水泥板就是我书桌。冷极了就点把火烤烤手脚,饿时困时就抠白菜芯吃,一盏墨水瓶做的煤油灯陪伴我度过了三十多个冰冷的寒夜。清晨,鼻腔总是嘿嘿的,我的心里却是明亮的。

尽管我从不在工作时间复习功课,但准备高考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大队支书百般阻挠,并找我谈话:“你别胡思乱想了,开天辟地就没有这种事情,不信?你能考上,我倒过头来走给你看!”

我依然我行我素,与赤脚医生、团支部书记三人互相鼓励着安慰着。并且发誓:“‘苟富贵,莫相忘’。勿论谁将来考上学混好了都不能忘记了穷哥们儿!”

一向不讲迷信的我,竟然为了提早知道高考结果,还问过神婆,其心情可想而知。

在漫长的期待中我终于盼来了决定胜负的最后结果,结果我很幸运,金榜题名,全县第一。

人们震惊了,不再怀疑。到处奔走相告:中举了!中举了!你看看!你看看!天下还真的有这种事来!

一时间我成了学习的榜样,教育子女好好学习,向我学习。孩子也都有了学习的动力。所到之处无不投来敬佩和羡慕的目光。

从我离开家乡那一刻起,我就始终抱着一颗感恩的心。无论在学校还是工作后,从不懈怠和懒惰,始终想做得好一点,以回馈社会,报答父母。

我的同学大都来自农村,有着与我相似的经历和生活体验,所以,也始终以积极乐观和宽容大度的人生态度对待周围的人和事。

青海如何选择治疗癫痫医院
什么医院能治癫痫病呢
手术治疗癫痫的要点

友情链接:

杯弓市虎网 | 静电喷涂技术 | 洪恩识字神童 | 怀仁事业单位招聘 | 必胜韩国综艺 | 歌之王现场版 | 极速酷客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