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全费用清单 >> 正文

揭露英雄联盟后20年发生的故事(一)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揭露英雄联盟后20年发生的故事(一)

【英雄联盟外传--拯救瓦洛兰】
序:     
       16岁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生活会像大多数孩子一样,努力用功念书,然后努力用心工作,算是为了养活自己,也算是为了照顾渐渐老去的父母,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报答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这个繁华而平淡的世界。

     年轻人大多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常常幻想着,成为一名震惊世界的歌手,亦或者一个身家过亿的企业家,在我活着或者我死去之后,有那么一些人,能够记得我的名字。然而,这一切的幻想却在一个平静的傍晚被最终打破。因为那天,我家来了一个客人,一个莫名其妙的客人。 

第一章      登陆,传说中的瓦洛兰大陆 
     “你们没听到有人敲门吗?”母亲皱着眉头看了看父亲。父亲放下筷子,闭上了眼睛,好像这样做就可以知道门外的人是谁一样。对于父亲这些奇怪的举动,虽然不能理解,但我已经习惯了,所以认为,大概是他年轻的时候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我很纳闷的向门口走去,一面想着门外的人到底是谁,一面想着这个人为什么会选择敲门而不是按门铃。透过猫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片花白,再仔细一看,是一个枯瘦的老人,于是感叹,好白的头发,于是感叹,好长的胡子,竟也是花白的。

     “妈,是个要饭的。”我回过头朝客厅喊了喊,顺手打开了门。
     门外的老人穿着上世纪7,80年代的戏服,面无表情的脸配上蓬乱的白发与长胡子,宛如一座雕塑,诡异,且深不可测。

     “老爷爷,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我故作淡定的看着他,并用着和蔼可亲的语气,当然,这无非也是为了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我的懂事。

他上下打探着我,就像我上下打探着他,随后淡淡的说,“我找你父亲”,说完竟直接走了进来。

     这年头要饭的都知道行情,要钱什么的都不会跟小孩要,小孩没钱,要找就找家长,找大人。有那么一秒钟,我也怀疑过他那花白的长发跟胡子,都是假的,连这个人都是假,当然,只是怀疑。

     “喂,诶……”我试图用手拦住他,他猛的回过头,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一丝老人应有的祥和,虽谈不上恐怖,但却满是空洞。

     “我,我是说要换鞋……呵呵呵呵”我指着门口的鞋柜说到。但他并没有理会我,而是径直向客厅走去。我打开鞋柜,随手拿了一双拖鞋,也追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喊,“妈,我叫他换鞋了的啊,……”

     “基兰?!”父亲一下从桌前站了起来,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好久不见啊,泰达米尔。”老人扫视着全家上下,最后在我的位置上坐了下去,随后给父亲招了招手,父亲也坐了下去。
     “好久不见。”父亲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无尽的不解。
     “你变漂亮了,艾希小姐”我无法相信,这样的话出自于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口中,但我确信,这房间里,除了我们四个,没有别的人。

     “谢谢”母亲满意的露出一丝微笑。

     “喂喂喂,你这糟老头子,别一进门就调戏我老婆啊!”父亲还是老样子,用极具挑衅的口吻,怒视着他口中的糟老头子,但很显然,他没有一丝愤怒。照这么说,这个叫基兰的人,跟我父母的关系,不会那么简单。
       然而,令我不解的是,父亲认识这么奇怪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母亲也会认识?还有,这个人到底是谁?

       脑海里,顿时被数不清的不解所填满。

     “话说,你不是因为心情好,特意穿梭过来看我们的吧?”父亲点上一根烟,靠在椅子上。
      穿梭?一个奇怪的字眼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呵呵,当然不会”基兰坐正了身子,继续说到,“战争学院……” 可话还没说到一半,父亲伸手打断了他,看了看母亲。

     “尼亚,回房间写作业去……”母亲对我招了招手。

     “不必”基兰在瞬间叫住了向房间走去的我。“过来孩子。”
     我搬了张椅子,在桌子的另一角坐下。
     “这个……”父亲不解的看着基兰,好像在说,这些事情不应该让一个小孩子知道。
     “如果我没记错,他今年应该有16岁了吧?”基兰直直的看着我。

&n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bsp; &nb南宁著名的癫痫医院?sp;  “嗯”我赶紧点了点头。但心脏瞬间抖动了一下,这个素未谋面的人,竟然知道我的年龄,不,他说他记得,脑海里的谜团,一下又增多了。

     “好吧,你继续……”父亲抖了抖烟灰。
     “战争学院遇到了一点麻烦,瓦洛兰即将面临空前的危险。”基兰武汉可以看癫痫病的医院淡淡的叙述着。
     “哈哈哈哈……”父亲竟然无故的笑了起来,“有盖伦那货,瓦洛兰会有什么危险?”
      “盖伦已经身死不明,现在的瓦洛兰已经乱成一堆了。”基兰皱了皱眉说到,但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的紧张或者担忧。

     “然后了?……”倒是父亲,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激动。 

     “所以我们希望,……”基兰继续说到,但父亲再一次打断了他。
     “等等等等,等一下啊,”父亲伸出手示意基兰停下,继续说到: “你知道,无论如何,我和艾希都不会回到瓦洛兰的,所以……”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要找的人并不是你。”基兰摇了摇头,随之看向了我。我回过头看了看我的身后,确定他看的人是我。
  “   尼亚?……他不过是个孩子”母亲不解的说到。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除了回到瓦洛兰,你们会无条件的服从我任何的安排。”基兰得意的笑了笑。“所以说……”

     “但尼亚确实还是个孩子啊……”父亲也看了看我。
     “孩子?孩子怎么了?……安妮两岁驯服泰迪熊,伊泽瑞尔八岁绘制出完整的皮特沃夫地隧道的地图,他们比尼亚孩子得多……”
     对于基兰突然的理由,父亲和母亲一下陷入了尴尬。
     “而且,他的身上,流着你们的血,蛮王的血,寒冰射手的血……他拥有全世界最优良的战斗血液,最高强的反射神经……”

     战争学院?瓦洛兰?蛮王?寒冰射手?这些是什么?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我感觉我的头在下一秒就会爆炸。

     “泰达米尔的爆发,艾希的速度,这般的结合体,有谁可以替代? ……”基兰满怀自信的说到,随之抓起我刚才放在地上的一只拖鞋,飞快的向我砸去,继续说到“这种条件性的反应速度,还有什么……”可话说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由于没有半点准备,我被拖鞋重重的砸在了脸上,从椅子上倒了下去。
   “  额……这个,……你确定这是你们亲生的?”基兰尴尬的看着母亲。

     “老实说,我们并没有给尼亚谈起过一点我们的过去”母亲也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吧尼亚?”母亲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我摸了摸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却只能说没事,没事。
     “好吧,你也看到了,他很明显帮不了你们什么。”父亲无耐的摇了摇头说到。
     “不会的,他是我预言中的孩子,他拥有拯救瓦洛兰的力量。”基兰坚定的说到。
     “得了得了啊,你别又拿你那什么预测未来的能力说事,你要真有那功夫,……”父亲说到一半,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又停了下去。
     “总之,他必须跟我走,你们别无选择”基兰淡淡的说到,甘肃羊羔疯在哪治疗最好而我父亲和母亲,竟然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

       难道他是一个非法的拐卖团伙老大?难道我父母也是这个团伙的人?

战争学院?这是团伙的代号吗?瓦洛兰,这是拐卖团伙的基地。背后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意,我的亲生父母,竟然要把我卖了。
     “总之,就是这样,3天之后,我会来接他。”基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直的朝窗子走去。
     “门,门,在这边……”我忐忑的说到,谁知道基兰一下从阳台跳了下去。
     “我靠,又不走门!有这么浪费大的吗?“父亲自言自语的埋怨到。

     我赶紧冲到阳台,却再也看不到基兰的身影。

     “妈,这……”虽然忧心忡忡,但我还是率先开了口,我迫切想从父母那里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因为,这一切的一切,他们所说的一切的一切,我一句没听懂,一句没听明白。
     “其实,我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父亲开口说到,然而我却只听到了这一句话,因为我晕了过去,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你醒了啊,尼亚?”母亲看见我从房间走出来,开口问到。
     “妈,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看到母亲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说出昨天那个诡异的梦,然而我还没开口,父亲就打断了我。
       “那不是梦。”父亲点了根烟,淡淡的说到。

       然后我忐忑的看了看母亲,母亲脸上的表情写着,你父亲没有撒谎。

在确定我的心态已经调整到最稳定,父亲开始了一段长达一个小时叙述,然而,我却没听懂半个字。
     “昨天来的那个人,就是那个老头子,他叫基兰,时光守护者基兰。 20年前,他用时光穿梭把我,和你的母亲,送到了这里,21世纪的这个世界。所以说,……我们原本是不存在的。”父亲淡淡的口吻,视乎想告诉我,我应该接受这个事实。
     “那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是说20年前。”我呆呆的看着父亲略显沧桑的脸。
     “维护世界和平。”父亲自信的说到。

     “少来,你爹以前是个村长,直到村子被毁,然后开始了杀人放火的勾当。”母亲接过了父亲的话。

     我爹年轻的时候是土匪?我的心一下变得灰暗了下来。
     “那妈你了?”我好奇的看着依然动人的母亲,脑海里也开始幻想出母亲年轻时的样子。
     “她?压寨夫人呗。”父亲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谈话的气氛顿时从原本的紧张压抑变得随和起来,我揪着的心,也一下得到了释放。
      母亲一拳打在父亲胸口上,恶狠狠的说到,“你要来几发吗?”
     父亲抓着母亲的手,叹了口气,视乎在回忆着种种过去,突然笑着说到“你是没有机会赢我的……我是你最可怕的噩梦。”

      “那个……”为了确保父亲和母亲知道我在现场而不会发生什么更诡异的画面,我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在我和你妈房间里那张大床下面有一个箱子,你去抱出来……”父亲看了看我说到,我哦了一声,赶紧跑了进去。
       我翻起床单,果然在大床的下面,放着父亲口中的箱子,我拼劲了全身的力气,才把箱子从床底拖出来,但想要抱出去,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开玩笑,实在,太重了。“爸,我抱不动。”我赶紧向外面喊了一句。
     “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就好了。”父亲在门外回到。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不知道尘封了多久的箱子,箱子里放着两样东西,一把晶莹剔透的弯弓,一把大得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大刀。这,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小心的拿起弯弓,冰冷刺骨,一直麻到心脏,也就是那一秒钟,我不得不相信原本认为编故事虎我的父母,有可能说的都是事实。

     赶紧把弯弓放下,试图拿起大刀,好重,重得我连从箱子里拿到箱子外的能力都没有。这些很明显不是电影道具,我一下陷入了沉思。昨天的人,昨天说的话,今天的弓和刀,这一切的一切,都并不是虚假的。
     见我迟迟没有出去,母亲走进了房间,摸了摸我的头,随后单手抓起了箱子里的大刀,另一只手拿起剩下的弯弓,走了出去。
     我一下子呆在了那里,母亲,竟然单手抓起了我双手都抱不动的大刀,不是受到了打击,而是,而是惊恐,害怕,却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母亲和父亲,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他们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这是梦,还是现实?是梦,为何如此的真实?

     “哈哈哈哈……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快快快,拿给我…… ”听到父亲的笑声,我赶紧跟了出去。

     “妈,你力气好大啊,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了?”我看着母亲说到,母亲笑了笑,并没有补充什么。
     “你妈年轻的时候可以一箭射中5只鸟!”父亲拿着大刀,自豪的说到。
     “我现在老了吗?什么叫年轻的时候?!”母亲不满的看着父亲,随之拉开弯弓的弦,突然感觉一阵寒意,平白的半空竟然凝结了一杆兵箭,唰的一声直直的向父亲射去。我错愕的看着母亲认真的脸,而父亲却嬉皮笑脸的玩弄着手中的大刀,完全没有要去躲避冰箭的意思。

       冰箭射中了父亲的左肩,却向撞上了钢板一般被弹开了。而父亲的全身,发佛在燃烧一般散发着耀眼的红光。仅接着,一根接一根的冰箭从母亲的弓上射向父亲,但无一例外没有一根冰箭能伤到父亲。

     突然,空气像被冰冻一般,强烈的寒流在母亲手上聚集,连身在房间门口的我都能感觉得到那邪恶的寒气。“魔法,水晶箭……”母亲大呵一声,箭在射出的瞬间突然变得无比的巨大,速度飞快的窜向了父亲,在半空划下一道寒流,并最终撞上了正准备闪开的父亲。
     瞬间,仅仅只在冰箭触碰到父亲身体的一瞬间,父亲身上就迅速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块,使得不能动弹。
     “走,咱吃饭去……”母亲回头看了看还在目瞪口呆的我,见我脸色惨白,补充说到,“放心吧,死不了。”随后向厨房走去,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妈,爸会不会感冒啊?”
    “很多年前会,现在不会了。。”
    “妈,爸会不会跟你离婚啊?”
    “他不敢。”
    “妈……”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的祥和与安定,然而,这似真似假的世界,让我放佛意识到,我的生活,将会变得异常的不平淡,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命中注定,但是,我敢肯定,我将会经历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妈,瓦洛兰在哪?是欧洲吗?”我好奇的看着母亲。
     “现在的地图,应该都找不到吧。”母亲若有所思的说着。“那是我你和你父亲的故乡。……当然,我们现在都不再属于那里。”
      “你和爸爸为什么会离开瓦洛兰了?”我继续问到。
     “是啊,为什么了?”母亲视乎有着不可言语的苦衷,继续回到了思考。
     “妈,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啊?”我赶紧叉开了话题。
     “是一个很美的地方。”从母亲神往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丝惋惜。 “不过,你很快就会去了。”
     母亲的话顿时让我想起了基兰临走前的约定,三天之后,会来接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带我去瓦洛兰,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我,这一切的一切,在现在看来,都只是一个迷。
       然而,瓦洛兰对于我而已,竟有那么一丝向往,究竟为何,我也不知道。

三天后的清晨,基兰如初见般出现在了我家门口,开门的人,还是我。
     “您好,基兰爷爷。”我严谨的鞠了个躬。
     “哈哈哈哈,不必这么礼貌。”基兰笑着向客厅走去。
      母亲和父亲视乎已经做好了送走我的准备,而我对于离开家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参与讨论。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吧?”基兰看了看母亲。
     “他回来的时候要少了根头发,我肯定不会放过你。”母亲撅着嘴说到,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母亲对我的不舍,大概是。
     “哈哈哈哈,让他出去锻炼锻炼,没什么不好的”父亲倒是一如既往的豪爽,是的,一如既往。
     “放心吧,尼亚不会有事的。”基兰自信的说到,仿佛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又是那么的让我不安,母亲和父亲,甚至没有询问基兰将会带我去哪,将要带我去干什么,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这对于父母来说,不是太奇怪了吗?

     “把我的刀带上吧。”父亲指了指被丢在沙发上的大刀对我说到。
     “额,那个……”这算是临走之前的礼物吗?可是,刀我根本就拿不动啊。
     “基兰,你给带上,总会有用的。”父亲见我吞吞吐吐,转身对基兰说到。
     “呵呵,你不说我也会带上的,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基兰得意的笑了笑,感觉就像什么阴谋得已实现了一般。说罢,走到大刀面前,拿出个什么东西,大刀竟然消失不见了。“尼亚,我先帮你保管了”
     “啊,……嗯”我急忙点了点头,但大刀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尼亚,有什么事你就找基兰伯伯,他会帮你的。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母亲走到身边淡淡的说到,好像早已经准备我会离开他们了一样。
     “那么走吧。”基兰笑了笑,于是从身上拿出一个碟子形状的玩意,如盘子般大小,放到地上。

      基兰口中默念了什么,碟子竟然慢慢变大,突然,从碟子正中发出一道光束,直直的撞到天花板上。

     “这,这是什么?”我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光束。
     “时光隧道。”基兰平淡的说到。他脸上的平淡,与我脸上的惊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时光,隧道,竟然真的存在这样的东西。
     “走吧。”基兰突然拉了我一下,把我带进了光束里。
       没有再跟父母说一句话,甚至连再见的机会都没有,我就这样离开了,然而,这一别,究竟会有多久,谁也不知道。
     “喂,喂,尼亚。”我听见基兰的声音,随之睁开了眼。
       四周一片黑暗,唯一的光亮来自正前方,却是那么的飘渺。
     “这是哪?”我不安的问道。
     “ 时光隧道啊。”基兰推了推我,大概是示意我继续向前走。

       时光隧道,就是一条隧道吗?

     “我们还要走多久?”我不安的环顾着四周,却是无尽的黑暗,唯有前面的光亮指引着我们。
     “这个不好说,可能一个小时,也可能一天,甚至是一年。”基兰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一年?!”我吞了口口水,有这么不靠谱的吗。“那你在里面走过一年了?”
     “当你一直在走,不停在走,没有目的的走,你会发现,你已经忘记了时间。”基兰如是说到“这就是时光隧道。没有人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你觉得,我们走了多久?”
基兰的问题让我的心突然震了一下,是啊,我们究竟走了多久?
     “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瓦洛兰吗?”为了打发时间,我换了别的话题。
     “是的。”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你呆会就会知道了。”
     “你和我的父亲,是朋友吗?”
     “不像吗?”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敌人。”
     “敌人?!”

    …………

     “怎么了?”不知道走了多久,基兰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基兰淡淡的说到。
     “到了?”我诧异的看了看四周和眼前,和我们之前走过的路,没有丝毫的不一样,一点也没有。
     “闭上眼睛”基兰继续说到。
    “ 什么?”我视乎没太听懂基兰的意思。
     “闭上眼睛。。”基兰重复到。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微微的,感觉到空气的流动和光线细细的改变,像是风刮过的感觉,又像毛毛的细雨吹过。

     “时机刚刚好!”我听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杯弓市虎网 | 静电喷涂技术 | 洪恩识字神童 | 怀仁事业单位招聘 | 必胜韩国综艺 | 歌之王现场版 | 极速酷客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