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温德姆至尊酒店 >> 正文

皇者归来 11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皇者归来 11

第十一章  逆命

  塔里克看着飞出的大饼同学脸上露出苦笑,对于这件事他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刚才如果不是阿兹尔突然出现的话,自己也会这么做,示意阿兹尔坐回自己的位置塔里克开始了讲课“籍手部之不同形状和位置来释出魔法能,魔法会直接从施法者手上出现。这类魔法主要依赖于施法者给予既定的轨道,以判断魔法移动轨迹。所以,实际施法通常是用手势与精神控制给予直线运动轨迹或者是以投掷的方式作曲线运动,前者主要用于箭系魔法,后者主要用于球系魔法……”

  就在这时伊芙琳潜隐进入了教室来到辛吉德身边小声轻语了几句,辛吉德起身来到塔里克面前“导师我去上个厕所。”也不管塔里克同不同意便迅速的离开了教室。

癫痫要怎么诊断em;">  伊芙琳回过头看了阿兹尔一眼也离开了教室。

  阿兹尔看着离去的伊芙琳低语道“看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那么我也是时候该动身了!”话音一落阿兹尔弹了一个响指接着便消失在了那里

  看着两人离去塔里克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现在的学生啊,居然逃课都如此光明正大。”  

  可见塔里克以为他们是不想听课所以才离开的,却不知道其实两人离开是另有原因

  出教室不久后辛吉德来到了一间密室,密室里摆放着密密麻麻的化学物品,辛吉德将所有的化学物品融入进了他身后的毒气瓶,两者完全融合后辛吉德看着周围被毒气腐蚀的墙壁满意的点了点头“效果还不错!”随后把毒气瓶背在身后走出了密室。

  另一方战争学院门外的一家酒馆一个男子抬了一下头上那顶牛仔帽注视着手中那张纸牌嘴角微微翘起轻轻吐出两个字“命运。”接着男子消失在了酒馆。

  几息后男子出现在了战争学院门前,守门的侍卫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眉头一皱拔出腰间的佩剑冷淡道“战争学院禁止外人进入,阁下请回……” 

  话还没说完一张纸牌插入了他的额头,鲜血顺着那张纸牌从他的额头上流出滴落在了地面,“扑通!”一声侍卫跪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男子看着死去的侍卫淡淡道“愚蠢的人总是搞不懂自己的处境。”说完男子踏入了战争学院

  这时伊芙琳已经来到了这里,她无声无息的走向另一位侍卫身后,鲜红的指甲没入他的体内低语道“憎恨之刺!”随后一根根腥红的尖刺从侍卫体内刺穿出来,接着尖刺慢慢收回留下一道道狰狞的窟窿,伊芙琳擦拭着那双沾满鲜血的纤手“崔斯特你来得还挺快的嘛。”

  崔斯特收回手中的纸牌脸上露出微笑“毕竟是你来迎接,我可不想让别人抢先一步。”

  伊芙琳脸上露出些许红晕轻声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正经一点?”

  崔斯特一脸无辜的看着伊芙琳“我哪有不正经了,我一直都很正经啊!”

  伊芙琳白了崔斯特一眼“你就从来没正经过好不好。”

  听到伊芙琳的话崔斯特走向墙角“你等等,我先哭一会。”

  伊芙琳一脸无语“那你哭吧,我先走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崔斯特追向伊芙琳离去的方向“诶,我开个玩笑你别走这么快啊,等等我呀!”

  这时阿兹尔已经来到了禁地之外,门外的魔导师看着临近的阿兹尔亮出手中的法杖平静道“禁地之处禁止无关人员进入,违者杀无赦!”

  阿兹尔看着眼前将自己拦住的魔导师冷笑道“你们囚禁着我的侍卫,你说我算不算无关人员?”

  听到阿兹尔的话语那名魔导师瞳孔一缩“你是恕瑞玛的那个皇帝,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

  “被封印了,对吧。”阿兹尔将魔导师的话语打断道,接着阿兹尔从虚空中取出一张面具淡淡道“既然是封印那么就有解除封印。”

  戴上面具阿兹尔那双赤红的瞳孔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魔导师“你该上路了!”说着一股强大的宇宙气息出现在阿兹尔身前,接着阿兹尔身前的宇宙气息凝结成为一支蔚蓝的箭矢“啪”阿兹尔谈起一个响指蔚蓝的箭矢飞向了魔导师

  一息后魔导师倒在了地上,他的瞳孔暗淡了下来,眉心被箭矢给洞穿,鲜血不断从他那被洞穿的眉心里冒出,他死了

  这时一声痛苦的嘶吼从禁地深处传出,阿兹尔听着这痛苦的嘶吼“这是雷克顿的声音,看来我猜得没错它们果然被囚禁在这里面!”说完阿兹尔走进了禁地

  此时此刻长老院里“他们已经动手了,为什么还不启动魔法阵?”伊泽瑞尔质问着眼前的老者

  老者梳理着胡须淡淡道“不急,等他们所有人都进入学院后再启动。”

  “不急?呵呵,学院里不断有人死去,你就跟我说不急?”伊泽瑞尔冷笑道

  老者轻叹一声说道“伊泽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这是让学院摆脱危机的唯一机会。”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辜的学员一个个死去?”伊泽瑞尔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说道

  老者没有理会伊泽瑞尔继续梳理着自己的胡须

  “既然你不肯救他们,那么我就自己去救他们”见老者不理会自己伊泽瑞尔又是一声冷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离去的伊泽瑞尔老者再次叹息了一声“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学院,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

  源源不断的敌人进入了战争学院,刚才还一片安宁的学院此时已经满是硝烟

  学院的一个死角里一名女学员看着眼前拿着菜刀慢慢走向自己的疯癫男子恐惧的哀求道“求求……你……不……不……要杀……我……”

  疯癫男子走到女学员面前“蒙多不喜欢大饼。”拿起手中的菜刀砍了下去,女学员的鲜血溅在了男子脸上,舔舐着脸上的鲜血男子继续说道“蒙多喜欢鲜血的味道!”随后男子又一脸疑惑的自问道“蒙多是谁来着?”

  就在男子疑惑的时候身后传来赵信的声音“祖安最有名的医生居然是个疯子真是可笑。”

  蒙多转过身来看着手拿长枪的赵信“蒙多不喜欢你,蒙多要你死!”说着将手中的菜刀扔向赵信。

  赵信看着向自己飞来的菜刀抬起双手将手中的长枪一横挡住了这一击,感受着虎口传来的刺痛脸上露出了严肃,眼前这人虽说已经疯癫,但这力量不容小嘘“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一声怒吼赵信提起长枪刺向蒙多。

  蒙多虽说力量强大但是因为疯癫反应很慢,赵信的枪法他根本来不及躲闪,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赵信的长枪居然连蒙多的皮肤都无法刺穿。

  赵信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长枪“怎么会这样?”

  此时蒙多已经反应过来,左手一横“嘭~”的一声赵信被一拳打在了墙上

  赵信捂着被击中的胸口,胸前的几块肋骨已经断了“咳咳”鲜血不停的从他口中咳出,看着慢慢临近自己的蒙多“想不到我堂堂银枪赵信居然会死在一个疯子手里。”说完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赶到了这里,女子手中的法杖一挥“光之束缚!”接着地下冒出一根根光线将蒙多的双脚缠住,跑到赵信来到赵信面前“还能走吗?”

  赵信微笑的看着女子摇了摇头道“伤得太重了。”

  女子看着即将挣脱的蒙多眉头一皱“我背你走好了。”说完将赵信背在身后离开了这里。

  两人离开没多久蒙多便挣脱了女子的光之束缚,但他却并没有追向两人,而是一脸疑惑的自问道“蒙多刚才在做什么呢?”

  长老院里,老者看着源源不断进入战争学院的敌人“差不多是时候了,阵启”老者话一说完一个鲜红的魔法阵出现在了他的脚下魔法阵从长老院向着外面迅速扩大

  “这是什么?”乱军甲看着即将临近的红光好奇的问道

  乱军乙摇了摇头“不知道。”

  乱军丙“好像是法阵。”

  辛吉德看着那红光瞳孔一缩“快跑,这是上苍泯灭大阵,该死战争学院怎么会有这阵法。”

  然而已经晚了只见乱军们被笼罩在了红光内,接着他们身上的血肉开始迅速的分离,十息后全部变为了森森白骨,辛吉德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上露出惨笑,任由那红光将自己笼罩“完了,全完了,一步错,步步错!”

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75em;">  另一处崔斯特拉着伊芙琳不停的往战争学院门外跑去,突然伊芙琳停了下来

  崔斯特焦急的看着伊芙琳“不要放弃啊!在跑一会我就可以用我的能力带你离开这里。”

  伊芙琳眼眸微微闪烁“你不用再骗我了,其实你的能力只能传送你自己,你快离开吧,不要管我。”

  崔斯特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摇头哽咽道“没有了你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伊芙琳脸上露出微笑但眼泪却依旧从她眼角流出“能听到你这么说我已经很满足了。”说完一把将崔斯特推开“快走!”红光笼罩在了她的身上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

  “不!”看着伊芙琳被红光笼罩的那一刻崔斯特终于忍不住流出了眼泪“为什么?为什么要剥夺我的幸福,为什么要散去我的气运”泪水滴落在那散乱的纸牌上,原本彩色的纸牌在这时失去了原本的色彩,变为了黑白,崔斯特停止哭泣捡起地上的黑白纸牌“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么我便逆了这命运!”说着手中的黑白纸牌飞向那红色的光幕,光幕碎裂了……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杯弓市虎网 | 静电喷涂技术 | 洪恩识字神童 | 怀仁事业单位招聘 | 必胜韩国综艺 | 歌之王现场版 | 极速酷客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