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香蕉保鲜方法 >> 正文

揭露英雄联盟后20年发生的故事(八)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揭露英雄联盟后20年发生的故事(八)

【第五章 阴谋】 
“我他娘的早就说了,不能相信也他娘的这些虚空的怪东西,……”还未走进餐厅,就听到了普朗克的嚷嚷声。
“好了,普朗克,……这不全是卡撒丁的错。”贾克斯辩解到。
潘森推开门,我和小卡特跟了进去,竟然看到了卡撒丁,以及二十来天前和他一同离开的络腮胡,德莱厄斯,艾欧,以及艾欧的父亲,易大师。安妮姐姐呢?我四处眺望了一下,并没有在人群中发现安妮的身影。
“我很抱歉,……是我对不起大家。”第一次感觉卡撒丁看上去有些卑微。
“艾欧!……”我兴奋的大叫了一声,朝着艾欧跑了上去,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冲动,真是,好久不见!
“尼亚!……小不点!”艾欧视乎比我还要激动。
我刚想给艾欧一个大大的拥抱,却才发现他的左手手臂上缠绕着一圈圈厚厚的绷带。再仔细看了看大家,德莱厄斯和易视乎也受了伤。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到。
“没事没事,……小伤而已,小伤而已。”艾欧苦笑着说到。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和艾欧和小卡特回到了我的房间,我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癫痫发作时抽搐和吃的药有关吗xt-stroke-width:0px" />“出什么事呢?”刚坐下我就开口问到。
“你们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吗?”艾欧很奇怪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卡特,小卡特不解的摇了摇头。
“呼……”艾欧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小卡特,半天才又开口说到,“那个,……怎么说了,……”
“是不是跟我爸爸有关?”小卡特的表情,一下认真了起来。
“……嗯”艾欧轻轻嗯了一声。
“没事,……你说吧,……”小卡特坐到了我的床边上。
“那个……,嗯,我直说了吧,……如同卡撒丁说的一样,这次的阴谋背后,肯定有着一个领导者,……而这个领导者,就是盖伦大叔。”艾欧的表情十分的僵硬,以至于说出每一句话,每一颗字都那么的僵硬。
“你们为什么这么肯定?”小卡特异常的镇定着,直直的看着低下头的艾欧。
“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受伤吗?”艾欧微微抬起受伤的左手。

“因,因为盖伦叔叔?”我不解的问到。
“我们受到了虚空魔团的突袭,……虚空魔团同意与我们合作原本就是一个阴谋,……卡撒丁被骗了,我们也不被骗了。”艾欧的声音显得有些沮丧。
“可这跟我爸爸有什么关系?!”小卡特从床边站了起来。
“我好像也没听懂。”我不解的看着艾欧。
“玛尔扎哈说,与盖伦合作,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艾欧淡淡的说到。
“玛尔扎哈是谁?”我继续问到。
“虚空魔团的领军人物,……就是他带头攻击了我们,绑走了安妮。”艾欧摇了摇头。
羊癫疯能治疗痊愈吗to;-webkit-text-stroke-width:0px" />“安妮姐姐被他们抓走了?……”我惊讶的喊到。
“塞恩和奥莉安娜突然的插上把我们打得措手不及,要不是贾克斯他们及时赶到,我们恐怕都要死在那里。”艾欧飘渺的眼神视乎想要告诉我们那场战斗直到现在都让他惊魂未定。
塞恩?……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奥莉安娜又是谁?刚想开口继续询问,艾欧打断了我。
“还有……”我的思绪马上被艾欧拉了回来,“基兰伯伯没有死,他还活着。”
“什么?……没有死?”我的脑袋一下乱了起来。
“嗯,我爸爸在古堡里亲眼看到了他,……千真万确!”艾欧肯定的说到。
“伊泽大叔不是也说亲眼看到他死了吗?”我不解的看着艾欧。
“只有两个可能。”
“什么可能?”
“第一,基兰用什么办法骗过了伊泽大叔的眼睛。……第二,……伊泽大叔撒谎了。……你更愿意接受哪一种?”艾欧突然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
“我,……我想想,我……”我感觉我的头原本就已经混乱不堪了,根本没有一点空隙来思考任何问题。
“两种都不是!!”小卡特大声喊到,我和艾欧被吓了一跳。

“基兰伯伯为什么要骗伊泽大叔?……他是我们的敌人吗?……不是, ……那伊泽大叔又为什么要撒谎?……他是我们的敌人吗?……也不是!!……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怀疑我们的伙伴,怀疑我们的家人?…… ”小卡特无辜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艾欧。
“呼……现在和原来不一样了……”艾欧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有什么不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阴谋,是大家的心变了,大家的心都不在一起了!”小卡特有点愤怒,我好像可以理解,又好像完全弄不明白,没有伸手抓住她,只得让她摔门走了出去。
“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这些事实……而且,而且伊泽大叔打伤了雷欧娜阿姨,基兰又与弗拉基米尔一同出现在了古堡,……所有的事实都摆在眼前,就算我们不愿意相信,不想承认,无法接受,……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去推翻这些事实? ……如果有,那是什么?……你知道吗,尼亚?”艾欧的声音在发抖,身体也在发抖,我知道,我清楚的知道,他比小卡特,更加不愿意接受这些事实。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卡特说得没错,可是艾欧说得也没错,是人在变,还是心在变?还是,还是瞎子叔叔说的,环境在变?
“你去看看她,……她可能对我有些误会。”艾欧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点了点头。
没有在草坪,也没有在她的房间,也没有在大门口的秋千上,我果然还是在楼顶的天台上找了小卡特。
“好了,别哭了”我坐到小卡特的声旁,小声的安慰到。
“艾欧为什么这么肯定我爸爸是坏人?……尼亚,你也这么肯定吗?… …”小卡特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我,她的鼻子比眼睛还要红。
“没有没有……我是说,艾欧也不相信你爸爸是坏人。”我解释说到。
“他每次都说,每次都这么肯定,……明明,明明我爸爸也这么疼他。” 小卡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相信我,艾欧一定不会承认你爸爸是坏人的。”我不知道如何跟小卡特解释艾欧的观点,但是我肯定艾欧的心,肯定是向着盖伦叔叔,向着整个联盟的。
“可以抱抱我吗?”小卡特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轻轻的说到。

我轻轻地把小卡特搂在怀里,她的头,就靠在我的胸口上。我理解她的难受,我懂得她的伤心,我知道她需要的安慰,比任何人都需要安慰。说是姐姐,但更像一个妹妹。
“冷吗?”隐隐约约感觉小卡特的身体在发抖,我小声的问到。
“尼亚,……你知道吗?”小卡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小声的低语到,头在我的胸口前蹭了蹭,“爸爸和妈妈,以前是战场上的敌人。”
“是吗?”我抬起头望着浩瀚的夜空,繁星铺满了所有黑暗的地方,只在最远处给月亮留出一块位置,好圆,好大。小卡特的声音很小,却在这安静的天空下,直接传到了我的脑海里,发佛是我原本就想到的一般,风也很轻,只是刚好吹起我们的头发,飘过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海的味道,当然,在这味道中,还夹杂着小卡特独特的体香,也许,这是这个世界上,最让我着迷的味道。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瓦洛兰,还处在战争的硝烟中,… …妈妈在诺克萨斯,……而爸爸在德玛西亚,呵……他们命中注定就是对手。”小卡特咯咯的笑出声来,我没有说话,她继续说到,“你知道妈妈为什么会爱上爸爸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因为妈妈爱瓦洛兰,……爸爸也爱。……妈妈觉得,爸爸才是真正可以给瓦洛兰带来和平的人。……你觉得爸爸像是坏人吗?”小卡特继续问到。
“不是,……肯,肯定不是。”我坚定的说到。
“哈哈,……你是个傻瓜。”小卡特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我的肚子,继续说到,“我妈妈说,……我爸爸就是个傻瓜。”
“你爸爸怎么是傻瓜呢?……你爸爸应该是很了不起的人!”我把小卡特抱紧。
“你能不能反应快一点?”小卡特突然从我怀里挣脱出来,直勾勾的瞪着我。
“怎,怎么呢?”我不解的看着她。
“我喜欢你……”
像什么东西撞在了胸口,我感觉我的心脏,在一下秒就会被撞出来,我甚至不敢看小卡特的眼睛。
“额。。我,我,我该说什么?”我忐忑的说到,感觉心跳越来越快。

“白痴……”小卡特头也不回的走天台往回走去,任凭我怎么呼喊也没有再打理我。轻轻地敲了敲她的房门,却怎么也不开,原本还想继续喊叫两声的,但想着已经这么晚了,担心大姐头又冲出房间,只得回到了自己床上,……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次日。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ext-indent:0px;font:14px/24px 宋体;orphans:2;letter-spacing:normal;color:#000000;word-spacing:0px;-webkit-text-size-adjust:auto;-webkit-text-stroke-width:0px" />因为潘森说,今天会更换锻炼我的地方,所以今天并没有像往常般起得大早,而是和大家一起在餐厅吃了早餐,小卡特视乎早就忘了昨天的事情,在听到潘森更换的地方是海边后而异常的兴奋,艾欧自然也跟着一起来了,说自己受伤了什么也干不了。不知道是我们起床的时间太早了,还是大家都有各自的任务离开了总部,总之,今天在餐厅出现的人,除了我们四个,就只剩下索拉卡,还有伤愈的雷欧娜阿姨。
虽然在天台就能看见一些海面,但光是从古堡走到海边,都花了我们大半天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欧娜阿姨的身体渐渐康复了起来,潘森今天的心情也是异常的开朗,当然,这跟小卡特的兴奋相比,显然要弱了许多,但也足够反常的了。艾欧也够反常的,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追着小卡特嬉闹,而是一个人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也许,还在为昨天和小卡特说的话担心吧。我呢?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抱着一大堆索拉卡阿姨为我们准备的食物,因为潘森说,我们最少会在海边呆上一个礼拜。
“啊……今天累了吧?让你好好休息一天……”潘森突然诡异的看着我笑了笑,独自向远处的海滩走去。
艾欧的忧郁也逐渐被小卡特的活泼所感染,我们一起在海边迎接海浪,一起捡奇形怪状的贝壳,,一起伴随着海水的袭来疯跑,一起给潘森挖了一个大大的陷阱,虽然直到夕阳西下,潘森也并没有踩上它。
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让人安宁,那么的让人抛掉一切困惑,以至于,慢慢袭来的危险,让我们没有任何擦觉。
因为夜幕已经降临,即使是皎洁的月光,也无法照亮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潘森叔叔,没想到你烤得鱼这么好吃!”小卡特满意的说到,我也擦了擦嘴,这大概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鱼。
“嗯哼?……我以前是专门烤面包的。”潘森淡淡的笑到,第一次看到潘森对我们笑,虽然不知道烤面包是不是他的玩笑话。
“哈哈哈哈,对,对,对,难怪我说有一股面包”小卡特并没有说完,“啪!……”的一声躁响,突然从天而降什么东西,一下浇灭了我们的火堆,潘森马上抓紧了手边的长矛,艾欧也警惕的向四周望去。
“我闻到了嫩肉的气味……”一个无比邪恶的声音,在我们的不远处想起,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
我们直直的盯着那个渐渐靠近的身影,突然其中一个身影消失在了原来的地方,出现在了我们头顶的半空,一只紫色的怪物,煽动着翅膀,是 ……是上次在去召唤师峡谷半路上遇到的那只怪物!……虚空魔团?!
几根巨大的针尖从怪物身上喷射出来,形成一个锥形向我们飞来,潘森赶紧抱着我向后闪开,艾欧和小卡特也纷纷向后退去。
“该死!”潘森破骂一声,话音刚落,又赶紧提起盾牌挡在了我们头顶,“ 啪”的一声,什么东西打在了盾牌上,好像正是刚才浇熄火堆的东西。
“呵呵,……又见面了潘森。”一个凄凉的声音从我们身后的方向响起。
“哼,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真的出来了。”潘森转过了身子。
“哈哈哈哈……竟然会叫你来保护这孩子,贾克斯真是不简单啊……”声音越来越近,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月光洒过,两个身影被印在沙滩上,一个娇小,一个巨大。
“哼……基兰果然跟你们是一伙的。”潘森把长矛插进了脚边的沙堆上。
”哈哈哈哈……什么一伙不一伙,我们大家,不都是一伙的吗?“身影最终停在了原地。
“呸,……谁跟你一伙了,……当年真应该亲手宰了你!”潘森的手,已经捏得很紧。
“当年?……呵呵,……严格来说,我已经死了,……不是吗?”声音再次想起,我竟然有些发抖,难道我还在害怕吗?……还在吗?!
“聊天到此为止!”潘森抓起长矛,朝着身影扔了上去。
“防卫!”一个少女的声音从身影里传出来,好奇怪的声音!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杯弓市虎网 | 静电喷涂技术 | 洪恩识字神童 | 怀仁事业单位招聘 | 必胜韩国综艺 | 歌之王现场版 | 极速酷客快播